赖布衣《催官经》《穿透龙诀》大揭秘
旷世绝学 风水界共认的“一等风水”——天星催官风水

天星风水
旷世绝学 尽显天机 改命换运 应验如神
您的当前位置: 首 页 >> 新闻中心 >> 百家争鸣

风水论剑

联系人:李也

电话:18678237063

手机:13070643568

邮箱:2311207025@qq.com

网址:www.deyige.net

地址:山东省淄博市淄川区通济街

《青囊奥语》考

发布日期:2020-05-20 作者: 点击:

 

《青囊奥语》考 

     

 

第一章  诸种版本的《青囊奥语》…………………………

第一节  祖传本(清·李三素注释本)……………………………………

第二节  《地理大全辑要》录本……………………………………………

第三节  徐试可《天机会元》收录本………………………………………

第四节  《四库全书》收录本………………………………………………

第五节  台湾崇福堂收录本…………………………………………………

第二章  诸家注释…………………………………………………………………

第一节  首段(自坤壬乙至直待高人施妙用止)…………………………

一、原文与注释对照……………………………………………………

二、考评…………………………………………………………………

第二节  中段(自第一义至第十真止)……………………………………

一、原文与注释对照……………………………………………………

二、考评…………………………………………………………………

第三节  末段(自明倒杖至又见郭璞再出现为止)………………………

一、原文与注释对照……………………………………………………

二、考评…………………………………………………………………

第三章  总评………………………………………………………………………

第一节  从文意方面来说……………………………………………………

第二节  从文章的结构来说…………………………………………………


四库全书堪舆典籍研究丛书

 

杨筠松《青囊奥语》考

李定信   

 

在唐代后的风水史上,除知识浅薄的明代南昌万树华托名宋代道净和尚说的“风水”法,是神龟点化的外,而其他所有的中国风水“风水”术,都尊称东晋郭璞为风水鼻祖,杨筠松为风水宗师,都说自己的学术是“ 杨公真传 ”。各家各派的典范经典 ,都托名杨筠松或杨救贫撰() 。孰是孰非,真伪莫辨 ,黑白不明,除拙作《 四库全书 :堪舆类经典考》已考正十一部古经典外,为了更详尽的考正几部风水古经典,特别对郭璞《葬书·原著》的实践纲领,即杨筠松秘传其高徒曾文辿的《青囊奥语》进行详细考证,以飨诸者。

 

第一章     诸种版本的《青囊奥语》

 

     我收集的《青囊奥语》计有:李本芳老师的祖传本,《地理大全辑要 》录本,徐试可(明·万历(1573)前人)著《天机会元》收录本、《四库全书》收录本,以及台湾崇福堂收录本五种版本。

李本芳老师祖传本,自开章 坤壬乙文曲从头出 ”起,至“动不动,直待高人施妙用”止,共一百三十七字。

   《地理大全辑要》录本与祖传本的开章一百三十七字完全相同,而与《天机会元》录本的开章一百三十二字就稍有差异。

   《地理大全辑要》录本和《天机会元》录本,都有增续文句, 即自“第一义,要识龙身行与止”起,至“又见郭璞再出现”止,增续了三百二十四字。

   《四库全书》录本和台湾“崇福堂”录本,基本上完全相同,但与上述三录本的开章四句有异,其云“坤壬乙巨门从头出,艮丙辛位位是破军,巽辰亥尽是武曲位,甲癸申贪狼一路行。”而是三元玄空“地理”篡改本。但其后增续的文句三百余字,除《祖传》本没有外,其余四神版本都同样具有同样的续文,孰是孰非?兹录原文及诸家释于后:

 

第一节   祖传本(清·李三素注释本)

 

说明:该版本是清道光(1821-1850)年间,32开,木刻宋体版本。原版本于福建长乐金峰镇遗失,所留复印本因保管欠妥,首页字迹不清。

 

天机一贯青囊奥语    ·杨筠松原著

 

李三素注释

 

坤壬乙文曲从头出,艮丙辛位位是亷贞,

巽庚癸俱是武曲位,乾甲丁贪狼一路行。

:释文字迹不明

 

左行为阳,子丑至戌亥,右行为阴,午已至申未,

:阳生于子,甲庚丙壬阳也。顺行而至于亥。阴生于午,乙辛丁癸阴也,逆行而至于未。知阴阳之顺逆。而后知顺生为阳,为夫。逆生者为阴为妇,(下文雌雄二字申言之)

 

雌与雄交会合玄空,雄与雌,玄空卦内推。

:独阳不生,孤阴不长,故杨公之法,先看雌雄。玄空者,山神水神各有所司,而无形可见。玄空作用,玄之又玄。交会者,以癸会甲,以丁会庚,以乙会丙,以辛会壬,此甲庚丙壬自起干卦也。纳音木,震也,是为甲。纳音金兑也,是为庚。纳音火离也,是为丙。纳音水,坎也,是为壬。《天玉经》云:“排星仔细看五行,看自向卦生,四卦之所属,推出龙神。又从龙神之所属,推出水神。玄空所以为大卦也。

又言之共路两神为夫妇,认取真神路,质言之而曰:“乙丙交而趋戌,辛壬会而聚辰,斗牛纳丁庚之气,金羊收癸甲之灵。

 

山与水,俱要明此理,水与山,祸福尽相关。

:此理者,交会合玄空之理,夫妇路遇眷属一家,皆从此理中辨出。但丁癸乙辛则以山为主。而水从之。吉凶祸福则又以水为主。而山从之。故曰:山无吉凶,以水为吉凶,破旺冲生,皆出于水。

 

明玄空,只在五行中,知此法,不须寻纳甲。

:纳甲起于太阴,乃五行之一端,而非五行本体。纳音即每支之下,各有河图,因而各有五干,各有五音,二气五行之理,无处不有,其条分缕柝愈详愈密。昔吴克诚明知卦气,见震龙奔腾入巽,垣局精奇,坤申破局惑不Z下,永诀于乱山。乃知庚丁相配,坤为催官,此即纳音不须寻纳甲之说也。

 

颠颠倒,二十四山有珠宝,倒倒颠,二十四山有火坑。

:此专以作用言玄空之妙,东方有金,西方有木,南方有水,北方有火,故曰颠颠倒。又曰倒倒颠。盖先天以正体,则属老五行。后天以致用,则用挨星五行。知此道者,使水从墓库。

 

金龙,一经,一纬义不同,动不动直待高人施妙用

:珠宝火坑何从辨别,惟认金龙则知之。金龙者,四大水口也。流乙辰,则知其为水,流辛戌,则知其为火,流癸丑,则知其为金,流丁未,则知其为木。入山观水口,而结地之方,纳音皆可逆起,故杨公看雌雄之诀,必先自金龙始,二十四山为经,六十花甲为纬,以六十龙分五行,然后二十四山起九星,一经一纬而生旺休囚系矣。妙用之施,惟待高人而已矣。

 

第二节   《地理大全辑要》录本

 

青囊奥语    ·杨筠松撰

魏里许注释

 

    坤壬乙文曲从头出,艮丙辛位位是廉贞。

    巽庚癸尽是武曲位,乾甲丁贪狼一路行。

    魏释:先天河图十二支,后天洛书八干四维,附文上篇,专言天卦挨星五行,天干从地支。此篇专言地卦,三合五行地支从天干。

   

坤申同宫,壬子同宫,乙辰同宫。申子辰三合水局,而坤壬乙附之。故亦为水,水为文曲。

   艮寅同宫,丙午同宫,辛戌同宫,寅午戌三合火局,而艮丙辛附之,故亦属火,火为廉贞。

   巽已同宫,庚酉同宫,癸丑同宫,已酉丑三合金局,而巽庚癸附之,故亦属金,金为武曲。

   乾亥同宫,甲卯同宫,丁未同宫,亥卯未三合木局,而乾甲丁附之,故亦为木,木为贪狼。一顺一逆四十八局阳生阴死,阴生阳死,以三合五行权之,龙生两片阴阳取,水对三义生旺墓,生以验其气之始,旺以验其气之盛,墓以验其气之终。先天后天相为取合,何图洛书相为表里。而五行之气运于地中者,皆可得而知矣。不言土者,辰戌丑未寄于四隅也,不言申子辰而单言坤壬乙者,地支三合人所易晓,天干三合人所未闻也。

作者按:挨星即七十二龙五行,是地卦,一干辅二支。双山五行是天卦,一干辅一支。没有什么天干三合,只有天卦的双山三合。四十八局是郭杨胡新法。郭杨曾古法是六十局。

 

    左为阳,子丑至戌亥,右为阴,午已至申未。

    魏释:左行为阳,子丑寅卯辰已午未申百戌亥。右行为阴,卯寅丑子亥戍酉申未午已辰,五行阴阳其生其旺其墓各照此顺逆数之。

    作者按:右行为阴,应该是午已辰卯寅、丑子亥戍酉申未。

    

雌与雄,交会合玄空,雄与雌,玄空卦内推。

    魏释:天地交而万物生,夫妇交而万物育,此化育之真机。故形法立葬法以求鬼祸者,必使天地之气流通无间,辨雌雄之交,明顺逆之运,穴乘生气,向得冲和而后可以求福。若徒想像于砂水之中,而不得雌雄交会之和,焉能发富贵旺人丁?故杨公云:雌阴也,雄阳也。山龙水神各有阴阳。阳从左转,阴从右转,始阴龙逆来入首,阳水顺来入首则宜,阴阳相见,气自冲和。夫山水顺右转左转自其形象而言也。顺行逆行,默运于冲漠之中,目不可得而见,言不可得而喻,二气交感万物化醇,其理玄之又玄,故曰玄空。

   作者按:释者并未说明雌雄交会合玄空的问题,雌雄交会,即来龙与随龙水交会。龙水并论,则龙属阳,水属阴。龙水分论,则各有阴阳。

 

    山与水须要明此理,水与山祸福尽相关。

    魏释:论山以来龙属何字起长生,论水以水神属何字起长生,一顺一逆须要明三合之理,然岂山是山而水是水,于祸福无相关哉。假如申子辰三宫行龙入首,取水龙坤壬乙三合立向,虽气属一家,使水流坤申,则破长生矣。水流壬子则破旺方矣。其祸其福以为不相关可乎?且所谓三合者,自龙向水口成三合犹鼎足而立之谓也。向自未立则祸福未彰,向一定则祸福随见,所谓吉凶悔吝生乎动者也。可见祸福由我,不由天,今天动得,动不得?

作者按:释者魏里许,非但不懂郭杨曾古法也不了解郭杨胡新法“申子辰行龙取坤壬乙三合立向”,是无法立向的。

 

    明玄空,只在五行中,知此法,不须杂纳甲。

    魏释:《易》中一阴一阳之为道,玄空五行以山水别阴阳,以阴阳为雌雄。天道左旋属阳,而生气顺布。地道右旋属阴,而生气逆布,阴得阳朝,地得天而气交。阳用阴应,天得地而气合。故一顺一逆错综交合。如亥龙左行,从甲木生亥而旺卯顺布也。亥龙右行,从乙木生午而旺寅逆布也。至其立向之法,或生龙作旺向,或旺龙作生向,或从本墓作向,谓之三合联珠局。山有山之生旺墓,水有水之生旺墓,即山上龙神不下水水里龙神不上山二语注疏。并不用纳甲卦气之说,如兑纳丁巽纳辛之类。

作者按:水里龙神不上山,前数句系理学文章,其亥龙左行右行,生龙作旺向,旺龙作生向……都是错误的。原文是“明玄空,只在五行中”,“其意是接上文,要明白山(龙)与水(随龙水)交会合玄空的真蒂,只在七十二龙的五行之中,不要去寻纳甲五行。

 

    颠颠倒,二十四山有珠宝,逆顺行二十四山有火坑。

    魏释:山与水既有左行右行之分,则五行之气分阴分阳而顺逆颠倒矣,阳气顺而生旺之气从子转丑而行。阴气逆而生旺之气从午转已而布。二十四山各有珠宝,但以逆为顺,以顺为逆,则各有火坑。

作者按:魏氏注释不符题,原文是承接上文,明玄空五行的道理说明“颠,颠倒”五行,是珠宝五行。纳甲五行,和其它五行是“倒颠”五行,是火坑五行。“以逆为顺,以顺为逆”谓之颠倒,是错误的。原文“逆顺行”,就是逆行。若释为逆行顺行,二十四山。就不可称“有火坑”。

 

    认金龙一经一纬义不同,动不动,直待高人施妙用。

    魏释:妙用不可胜穷,非高人心口孰能决之。  

作者按:认金龙,只需用罗盘去认,什么“经纬”是认不了的。其原文的意思是,要认识金龙,一经一纬各有含义,去认似乎以一经认识,可能金龙是狗?一纬认识,可能是牛?显然原文是不通的。

 

    第一义,要识龙身行与止。第二玄,来脉明堂不可偏。第三法,传送功曹不高压。第四奇,明堂十字有玄微。第五妙,前后青龙两相照。第六秘,八国城门锁正气。第七奥,要向天心寻十道。第八裁,屈曲流神认去来。第九神,任他平地与侵云。第十真,若有一缺非真情。

    魏释:此篇专言三合,以下因高人妙用而推言之龙之行止。脉脉偏正,左右龙虎,明堂十字,前朝迎后托案两两相照。八国,即八方城门,即水口要关锁周密。天心十道立穴之法,要流神屈曲辨其来去,或平地或侵云,皆用前法,缺一非真。

作者按:详第二章诸注释。

 

   明倒杖,卦坐阴阳何必想。识掌模,太极分明必有图。知化气,生克制化须熟记。识五星,方圆尖秀要分明。

魏释:倒杖之法,先论落脉,阴阳球詹界合等诀,见一粒粟,乃杨公心诀。不用卦气,故曰势为上,形次之,方位又次之。

 

     结穴处必有太极图,晕球是也。如掌心模脉。

     气行土中无形难知,以生克而知之,即“癸坎腾腾入亥乾,丙向夹蛇扦”此之义也,其他分金度纬皆有生气,注气入池皆是制化,须熟记胸中为作用之妙。

作者按:详第二章诸家释。

 

     晓高低,星峰须辨得玄微。鬼与曜,生死去来真要妙。向放水,生旺有吉休囚否。

    注释:形势星峰亦有五行生克,须辨得明白。

    鬼龙曜星结穴,生而来者可作。死而去者非真。以水言亦有鬼曜生死来去。

    放水合生旺则吉,休囚则否,此穴前放水之诀。

作者按:放水合生旺是破旺冲生,主凶。

 

    二十四山分五方,知得荣枯死与生,翻天倒地对不同,其中秘密在玄空,认龙立穴要分明,在人仔细辨天心,天心既辨穴何难,但把向中放水看,从外生入名为进,定知财宝积如山,从内生出名为退,家内钱财皆废尽,生入克入名为旺,子孙高官尽富贵。

     注释:翻天倒地二句,言用三合或阴或阳收生旺也。但不合法,则不得已用小玄空生克论之矣。

    作者按:二十四山只可分四方,中央土不是方。也可分二十四方或两仪的两方。

 

脉息生旺要知因,龙歇脉寒灾祸临,纵有他山来救助,穴劳禄马获龙行。

    注释:前论形势方位备矣,苟不知入首脉息之兴衰,亦徒然也。脉者,来脉息者,气息亦并形势方位言。如来脉活动之玄为生,直硬为死。气息充足为生,低陷为死,脉息既弱,纵有禄马贵砂,空劳护卫。

    

劝君再把星辰辨,吉凶祸福如神见。识得此篇真微妙,又见郭璞再出现。

   注释:先论形势峰峦,次论双山三合,再把生旺仔细详审,则益精而如神矣。

 

第三节 徐试可《天机会元》收录本

 

青囊奥语   ·国师杨筠松著

            ·漂羊徐之英集

 

   坤壬乙文曲从头出,艮丙辛位位是廉贞,巽庚癸尽是武曲位,乾甲丁贪狼一路行。

   徐释:文曲水也,廉贞火也,武曲金也,贪狼木也。此双山五行也。

 

    山与水俱要明此理,水与山祸福尽相关,顺行子丑向未场,申酉戌亥左为阳。逆行扦巳辰卯寅,向鼠猴羊右为阴。知此法,不必寻纳甲。颠颠倒。二十四山有珠宝。逆顺行,二十四山有火坑。雌与雄,阴阳交会合玄空。认金龙,经章义不穷。动不动,直待高人施妙用。

        第一义,要认龙身行与止。

        第二玄,来脉明堂不可偏。

        第三法,传送功曹不高压。

        第四奇,明堂十字有玄微。

        第五妙,前后龙身两相照。

        第六秘,八国城门填真气。

        第七与,要向天心寻十道。

        第八裁,屈曲流神认去来。

        第九神,任他平地与侵云。

第十真,若有一缺非真情。

明倒杖挂坐阴阳何必识。认掌模,大极分明必有图。知化气,生克制化须熟记。晓高低星峰须辨识玄微。鬼与曜生死去来真要妙。说五星,方圆头秀要分明。向放水,生旺有吉休囚否。二十四山分五方,知得荣枯死与生。翻天倒地对不同,秘密在玄空。认龙立向要分明,仔细辨天心。天心既辨有何难,但把放水向上看。从外生入名为进,定知财宝聚如山。从内生出名为退,家内钱财化作灰。生入克入名为旺,子孙富贵出高官。脉息生旺要知因,龙歇脉寒君莫犯。犯着虽教祸急临。纵有他山来救助,空劳禄马卫龙行。劝君再把星辰辨,吉凶祸福如神见。识得此理妙玄微,又见郭璞再出世。


第四节《四库全书》收录本

 

青囊奥语    ·杨筠松撰

 

坤壬乙巨门从头出,艮丙辛位位是破军

巽辰亥尽是武曲位,甲癸申贪狼一路行,

左为阳,子丑至戌亥,右为阴,午已至申未。

雌与雄,交会合元空,雄与雌,元空卦内推。

山与水,须要明此理,水与山,祸福尽相关,

明元空,只在五行中,知此法,不须寻纳甲,

颠颠倒,二十四山有珠宝,逆顺行,二十四山有火坑,

认金龙,一经一纬义不同,动不动,直待高人施妙用。

第一义,要识龙身行与止。第二元,来脉明堂不可偏。

第三法,传送功曹不高压。第四奇,明堂十字有元微。

第五妙,前后青龙两相照,第六秘,八国城门锁正气。

第七与,要向天心寻十道。第八裁,屈曲流神认去来。

第九神,任他平地与侵云,第十真,若有一缺非真情。

明倒杖,卦坐阴阳何必想,认掌模,太极分明必有图。

知化气,生克制化要熟记,说五星,方圆尖秀要分明。

晓高低,星峰须辨识元微。鬼与耀,生死去来真要妙。

向放水,生旺有吉休囚否。

二十四山分五方,知得荣枯死与生。

翻天倒地对不同,其中秘密在元空。认龙立穴要分明,在人仔细辨天心。

天心既辨穴何难,但把向中放水看,从外生入名为进,定知财宝聚如山。

从内生出名为退,家内钱财皆废尽,生入克入名为旺,子孙富贵出高官,

脉息生旺要知因,龙歇脉寒灾祸临。纵有他山来救助,空劳禄马护龙行。

劝君再把星辰辨,吉凶祸福如神见。识得此篇元妙微,又见郭璞再出现

 

 

 

第五节    台湾崇福堂收录本

 

青囊奥语      唐朝 杨筠松    明朝  姜尧  

民国岁次庚子  黄学劼  增释

 

     :杨公得青囊正诀,约其旨为奥语,以玄空之理气,用五行之星体,而高山平地之作法,已总括於其中,然非得真传口诀者,索之章句之末,终不能辨,故谓之奥语。诚哉!其奥语也。姜尧汝皋氏注,黄学增释。

    坤壬乙巨门从头出。艮丙辛位位是破军。巽辰亥尽是武曲位。甲癸申贪狼一路行。

姜黄注释:传曰:挨星五行,即九星五行也。贪巨禄文廉武破辅弼一一挨去,故曰挨星。即玄空大卦五行,亦为挨星五行,名异而实同者也。此五行原本洛书九气,上应北斗,主宰天地化育之道,干维元运万古不能外也。此九星与八宫掌诀九星不同。夫九星乃七政之根源,八卦乃乾坤之法象,皆天宝地符之精华妙气,顾於其中。分彼此辨优劣,天地流行之妙,与时相合者吉,与时相背者凶。故九星八卦本无不吉,而有时乎吉,本无有凶,而有时乎凶。所以其中有趋有避,真机妙用,全须秘密耳。夫玄空大卦之真诀,奥语首揭此章,乃挨星大卦之条例,曰坤壬乙非尽巨门,而与巨门为一例。艮丙辛非尽破军,而与破军为一例。辰巽亥非尽武曲,而与武曲为一例。甲癸申非尽贪狼,而与贪狼为一例。(参照十六至十七页挨星图),此中隐然为挨星口诀,必须面授真传方可推而得之。

 

    左为阳,子癸至亥壬。右为阴,午丁至已丙。雌与雄,交会合玄空。雄与雌,玄空卦内推。

姜黄释:传曰:此节言玄空大五行阴阳交媾之例,如阳在子癸至亥壬,则阴必在午丁至已丙。自子至壬自午至丙,路路有阳,路路有阴,以此为例,须人自悟也,非拘定左边为阳右边为阴云。若阴在左边,则阳又在右边矣。亦可云左右,亦可云东西,亦可云前后,亦可云南北,皆不定之位。雌雄交媾,非有死法,故曰玄空也。下二句乃言玄空之义,雌与雄交会合玄空者,乃所用之山向卦爻,阴阳之对待,交会於中五也。雄与雌玄空卦内推者,再将所立之玄空山向交会於中五,看卦爻之阴阳,分其顺逆颠倒流行,故曰玄空卦内推,岂非颠倒之法乎明矣。

作者按:原来如此,称为玄空。

   

山与水,须要明此理。水与山,祸福尽相关。明玄空,只在五行中。知此法,不须寻纳甲。

   姜黄释:传曰:山有山之卦气。水有水之卦气,脱不得阴阳交媾之理,山有山之祸福,水有水之祸福,有山祸而水福,有山福而水祸,有山水皆福,有山水皆祸,互相关涉品配为用也。下节乃云九星五行大卦之法,只明玄空二字之义,则衰旺生死瞭然指掌之间,不须寻乾纳甲、坤纳乙,巽纳辛,艮纳丙,兑纳丁,震纳庚,离纳壬、坎纳癸之卦例也。

 

    颠颠倒,二十四山有珠宝。顺逆行,二十四山有火坑。

姜黄释:传曰颠倒顺逆皆言阴阳交媾之妙,二十四山,阴阳不一,吉凶无定,合生旺则吉,逢衰败则凶,二十四山皆有珠宝,二十四山皆有火炕,毫厘千里,间不容发,非得祖传青囊之秘,何以能辨哉?

 

认金龙,一经一纬义不穷。动不动,直待高人施妙用。

:此二句易曰,乾为龙,乾属金,乃指先天真阳之气,无形可见者也。地理取义於龙,正谓此耳。一经一纬即阴阳交媾之妙,金龙之经纬随处而有而动与不动去取分焉。必其龙之动而后妙用出焉。若不动者不可用也。金龙既属无形,从何可认知得动处,即知用法,所以有待高人妙用也。

 

第一义,要认龙身行与止。

:上篇言无形之气动不动,此节言有形之质止不止。杨公看雌雄之法,盖有形之质为体,无形之气为用。一体一用虽有动静之殊,然必体立而后用行,故以龙身行止为第一。经云,形止气蓄,万物化生,即此之谓也。有此一著,然后其馀作法可次第而及也。

 

第二言,来脉明堂不可偏。

:山有山之行与止,水有水行与止,然后辨其是地非地,再辨其属何卦,气属何生旺,得为不偏,不得即谓偏,非坎龙离水之偏与不偏也。

 

第三法,传送功曹不高压。

:传送功曹者,乃结穴Z近者而言,是前后左右辅从之别名,不宜高压者是谓传送功曹宜低不宜高,高则宾客欺主人也。

 

第四奇,明堂十字有玄微。

:明堂十字有玄微,乃裁穴定向之法。在未立穴以前,先看四面情形八方来势,次看来山来水合何时之生旺,再看内堂外堂来去止聚之方。如是则知穴宜左宜右宜前宜后。自有一定不可移易之向矣。其云玄微诚哉,其玄微也。

 

第五妙,前后青龙两相照。

:细看前后左右龙虎案托,左为青龙右为白虎,前为案,后为托,环抱开面相向,有情为照。两相照者,八方相照有情者也。

 

第六秘,八国城门锁正气。

:城门二字Z难拘碍,水有水之城门,山有山之城门,水之城门,有三叉,以三叉为城门,无三叉以水之照穴有情处为城门。亦有以来处为城门,亦有去口为城门。总以有权力处为是。山之城门以入首束气处为城门,或以过峡起顶处为城门。亦有以某处为来脉,即以某处为城门,平原平洋以枝滨界气为城门,或以低田界水止处为城门。锁正气者,看准城门正气以测生旺而定吉凶,锁定在何方也。

 

第七奥,要向天心寻十道。

:天心十道是用法之至美者也。上文十道从形迹上看,此节以体用合宜山水兼得便为十道。十道即天卦之十道也,非地卦之十道也,地卦之十道,一九二八三七四六人人知之,何以云奥。杨公於此节发明要向天心寻者,真所谓披肝露胆之说。阳相见之妙诀,苟能会得其理,十道自然有处可寻矣。

 

第八裁,屈曲流神认去来。

:屈曲流神者,乃言水流之形势,认去来者,其旨宜於认水之来去属何卦,论吉凶,隐然有玄空大卦之秘诀,必宜面授方能推得,如吉宜裁之,若弊履朽木能取裁乎?

 

第九神,任他平地与青云

:神者,神而明之意,任他平地与青云者,即高山平洋其用,则一言既明,龙穴砂水之形态用玄空大卦之法,不论山地平洋均一法,岂有二门哉。

 

第十真,若有一缺非真情。

:十真者龙穴砂水鬼曜朝对,处处环抱朝拱,更兼山得山之用法,水得水之用法,此即谓十真或体好而用,不能全合或用得,而体少有偏侧,反跳之形局总谓之缺。以上十节,须以龙真穴正为要,龙果真穴果正,止自有止,行自有行,自有明堂,自有功曹,自有传送,自有十字,自有城门,左右自然昭应,流神自然屈曲。如龙穴一有不真,外面空有万重山即此谓也。

 

明倒杖,卦坐阴阳何必想。音掌模,太极分明必有图。

:传曰:此专指山龙穴法,与平地无涉,因世人拘执净阴净阳之说,故一语破之,倒杖非必如俗语传十二倒杖之法,此后人伪造也,接脉二字足尽倒杖之真诀。既知接脉,便知真穴,既得真穴,便有真向,自然之阴阳已得,又何必执净阴净阳之拘哉。故去何必想也,按掌模三字明说,掌上起九宫,星辰类聚群分也,太极分明必有图者,言山龙真穴必有太极晕藏於地中,此晕变化不同而其理则一,非道眼孰能剖露哉?

 

知化气,生克制化须熟记。说五星,方圆尖秀要分明。

姜黄释:传曰:生旺之气为生,衰败之气为克,扶生旺之气,胜衰败之气,是谓制化。此一节兼平地而言。五星,即木直、金圆、土方、水曲、火尖之五星,要分明者,要说五星之正变之象,勿与木非木,金非金之类也。

 

    晓高低,星类须辨得玄微。鬼与曜,生死去来要真妙。

姜黄释:是峰在旺方言,宜高则吉,衰方宜低,是杨曾之真诀。须高处得高处之五行,宜低处得低处之五行。玄微者,各得其宜也。下节所论皆山龙形体,不须另言鬼曜之生死去来,是辨龙穴之要著也。谓龙之转结者,背后必有鬼。有穴星如许长,而鬼亦许长者。俗眼难辨,有反在鬼上求穴者,不知穴星是来脉为生,鬼身是去脉为死。宜察其来去,则真伪立辨矣。尽龙左右龙虎,都生曜气,向外反张,有似乎砂之飞走者,此真气有余,直冲上前,而余气带转,如人当风振臂,衣袖飘扬,反向后也。在真龙正穴,则为曜气。如无穴之地,则为砂飞。此是辨在龙穴而不在砂也。

 

    向放水,生旺有吉休囚否。吉与凶,合生合死细心寻。

    姜黄释:曰:向中放水,世人莫不以来水特朝为至吉,去水元辰走泄为至凶。殊不知向上之水不论去来,若合生旺则来固吉,去亦吉。若逢休囚,则去固凶,来亦凶。杨公因向上之水,关系尤聚,其说Z能误人,故特辨之。故云吉凶细心寻。

    

二十四山分五行,知得荣枯死与生。翻天倒地对不同,其中秘密在玄空。

姜黄释:玄空大卦之妙,只翻天倒地对不同七字。二十四山既分定五行,则何山顺推逆挨九星,即知生死荣枯各有一定矣。

 

    认龙立穴要分明,在人仔细辨天心。天心既辨穴何难,但把向中放水看。

姜黄释:认龙立穴既得分明,宜辨明天心活用之机,则认龙立穴何难哉。穴中正气已定,而挠其权者,在向上所放之水何位,吉凶可明矣。

 

    从外生入名为进,定知财宝积如山。从内生出名为退,家内钱财皆应尽。

姜黄释:从外生入从内生出,此言穴中所向之气也。我居於衰败,而受外来生旺之气,所谓从外生入,则定知财宝积如山矣。我居於生旺,而受外来衰败之气,似乎我反生之故云从内生出,则家内钱财尽败矣。

 

    生入克入名为旺,子孙高官尽富贵。一生一克成生旺,荣华福禄万年昌。

姜黄释:生入克入者,言穴中所向之气,穴中既有生入之气,而水又在衰败之方,则水来克我,适所以生我也。内外之气一生一克,皆成生旺两美相合,则诸福骈臻矣。所以高官富贵有异於常也。此其中正有对不同者存焉。旧注所云小玄空,水生向克向为进神。向生水克水为退神,非是。岂有青囊经有两玄空五生邪哉。

 

    脉息生旺要知因,龙歇脉寒灾祸侵。纵有他山来救助,空劳禄马护龙行。

姜黄释:此节言总一篇之意言先寻龙脉以定穴之有无,次论九星以辨气之吉凶也。此一节先言形体,而来龙之脉息生旺为重,而龙歇脉寒则凶。纵有外砂之夹护为轻,故云不知此气,则趋非所趋,避非所避,空用禄马贵人有何益哉。

 

    劝君再把星辰辨,吉凶祸福如神见。识得此篇真妙微,又见郭璞再出现。

姜黄释:此言卦气而九星大五行为主,如上节所云,虽得来龙脉息之真穴,而吉凶祸福尚未能取断。必劝君再将挨星诀法细审衰旺生死,而后可趋吉避凶转祸为福。此一篇之旨不过如此。苟能识其微妙,前贤与后贤一般见识同样作用,青囊经三卷,更无余义矣。  

第二章  诸家注释


根据诸种版本序文的形式和内容,可以分为三段,即首段,其序文的次序和形式诸种版本是完全相同的,其内容则各异。一为江西之法即杨筠松风水术,一为福建之法,主要的是蒋大鸿三元玄空“地理”。中段,是十要,诸版本的原文的序文形式和内容是同样的。释意有异。末段,序文形式和内容都有差异。

这五种版本,属于江西之法的,有二家注释,即祖传本的清代李三素注和《大全》本的魏里许释。福建之法的三元玄空“地理《四库》没有注释,崇福堂本所录是姜尧注,黄学增释。

 

第一节  首段(自坤壬乙至直待高人施妙用止)

 

一、原文与注释对照

这一段首四句的原文形式相同,而其含义各异,其余原文基本相同,个别字有异,而其释义各异。

原文:坤壬乙文曲从头出,艮丙辛位位是亷贞

巽庚癸俱是武曲位,乾甲丁贪狼一路行。

李三素释:(原本已迭,复印本因年久,首段字迹不明)

魏里许释:先天河图十二支,后天洛书八干四维,附文上篇,专言天卦挨星五行,天干从地支。此篇专言地卦,三合五行地支从天干。

     坤申同宫,壬子同宫,乙辰同宫。申子辰三合水局,而坤壬乙附之。故亦为水,水为文曲。

     艮寅同宫,丙午同宫,辛成同宫,寅午戌三合火局,而艮丙辛附之,故亦属火,火为廉贞。

     巽已同宫,庚酉同宫,癸丑同宫,已酉丑三合金局,而巽庚癸附之,故亦属金,金为武曲。

乾亥同宫,甲卯同宫,丁未同宫,亥卯未三合木局,而乾甲丁附之,故亦为木,木为贪狼。

一顺一逆四十八局阳生阴死,阴生阳死,以三合五行权之,龙生两片阴阳取,水对三义生旺墓,生以验其气之始,旺以验其气之盛,墓以验其气之终。先天后天相为取合,河图洛书相为表里。而五行之气运于地中者,皆可得而知矣。不言土者,辰戌丑未寄于隅阳也,不言申子辰而单言坤壬乙者,地支三合人所易晓,天干三合人所未闻也。

作者按:挨星即七十二龙五行,是地卦,一干辅二支。双山三合五行是天卦,一干辅一支。没有什么天干三合,只有天卦的双山三合。四十八局是郭杨胡新法。郭杨曾古法是六十局。

 

原文:坤壬乙巨门从头出,艮丙辛位位是破军,

巽辰亥尽是武曲位,甲癸申贪狼一路行

姜尧注黄学劼增释:传曰:挨星五行,即九星五行也。贪巨禄文廉武破辅弼一一挨去,故曰挨星。即玄空大卦五行,亦为挨星五行,名异而实同者也。此五行原本洛书九气,上应北斗,主宰天地化育之道,干维元运万古不能外也。此九星与八宫掌诀九星不同,夫九星乃七政之根源,八卦乃乾坤之法象,皆天宝地符之精华妙气,顾於其中。分彼此辨优劣,天地流行之妙,与时相合者吉,与时相背者凶。故九星八卦本无不吉,而有时乎吉,本无有凶,而有时乎凶。所以其中有趋有避,真机妙用,全须秘密耳。夫玄空卦之真诀,奥语首揭此章,乃挨星大卦之条例,曰坤壬乙非尽巨门,而与巨门为一例。艮丙辛非尽破军,而与破军为一例。辰巽亥非尽武曲,而与武曲为一例。甲癸申非尽贪狼,而与贪狼为一例。(参照附挨星图),此中隐然为挨星口诀,必须面授真传方可推而得之。

作者按:杨筠松正统风水的坤壬乙,艮丙辛,巽庚癸,乾甲丁,是本郭璞(葬书·原著)乘生气主旨分为水、火、金、木四局的实践总纲。都是说明四局的生、旺、墓。土水局,长生在坤(申)。火局,长生在艮(寅)。金局,生长在巽(已)。木局,长生在乾(亥)。水局,帝旺在壬(子)。火局,帝旺在丙(午)。金局,帝旺在庚(酉)。木局,帝旺在甲(卯)。水局,墓库在乙(辰)。火局,墓库在辛(戌)。金局,墓库在癸(丑)。木局,墓库在丁(未)。都是缝针双山的四维、 阳干、阴干、生旺墓按序排列得一律的。详前祖传本。

综合福建之法—三元玄空“地理”

综合福建之法的三元玄空“风水”,其所述巨门属土,破军属金,武曲也是属金,贪狼属木。论局,只有二局半(水土同局)。论五行,只有土金木三行,而缺火水二行。尤以坤壬乙,坤为坤二,壬为坎一,乙为震三,绝非同为巨门。艮丙辛,艮为艮八,丙为离九,辛为兑七,绝非同为破军。巽辰亥,甲癸申亦非同为武曲和贪狼。这是蒋大鸿(1620—?)故意捏造自欺欺人的东西。

继承者,沈竹礽(1847—?)在《沈氏玄空学》载有“坤壬乙诀起例之由来”,其云:“地理玄空大卦,与奇门同出一源……,若出卦兼向须用寄星,故曰兼左兼右空中寻,空者何?五黄中宫之谓也。而八卦中宫各有所寄,经曰:“坤壬乙巨门从头出。”坤为巨门不待言矣。壬为坎卦之寄星,如阳一局。坎上起甲子,戊坤上起甲戌,已震上起甲申,庚巽上起甲午,辛而中宫甲辰。壬矣,是以“壬”寄于坤。与巨门为一例,已尽奇门之阳一局。

根据所述代为作表示之。图如下:

坎一

坤二

震三

巽四

中五

乾六

兑七

艮八

离九

甲子

乙丑

丙寅

丁卯

戊辰

己已

庚午

辛未

壬申

癸酉

甲戌

乙亥

丙子

丁丑

戊寅

己卯

庚辰

辛已

壬午

癸未

甲申

乙丙

丙戌

丁亥

戊子

己丑

庚寅

辛卯

壬辰

癸已

甲午

乙未

丙申

丁酉

戊戌

己亥

庚子

辛丑

壬寅

癸卯

甲辰

乙已

丙午

丁未

戊申

己酉

庚戌

辛亥

壬子

癸丑

甲寅

乙卯

丙辰

丁已


坤二

 

从上表可以知道: 

一、其云:“与奇门同出一源”,并没有与奇门同出一源,而是用三奇中的六仪。六次遁甲,只出现五个三奇。而并无八门。可见沈竹礽不懂得甚么是奇门。

二、循六仪三奇也是错误的,依据循仪的规律,戊仪在六甲旬头,即甲子、甲戌、甲申、甲午、甲辰、甲寅。其戊仪本起于甲戌而强加于甲戌,其已仪强加于甲申,庚仪强加于甲午,辛仪强加于甲辰,其壬仪则应强加于甲寅,而落乾六宫,而寄于坤宫,更属错误。因为寄星,只能落中五,才有寄坤或寄艮的说法,而没有落乾六宫而寄星的。这就是《沈氏玄空学》所作自欺欺人的释义。再看台湾崇福堂所录黄学吉增释的《青囊奥语》,如图:

image.png

 

从上图及其说明,可知道是东拉西扯的,在原文中明明白白说:“位位是破军”及“尽是武曲位”,图中又说“非尽巨门”、“非尽破军”……等等,是不打自招,是“先时补救之道,善后之良策也。”

以上二者的解释,都是强词夺理,不合逻辑。可以证实是蒋沈故弄玄虚自欺欺人以利其授徒传伪术。不仅姜尧说:“非得真传口诀,终不能辨”。在蒋大鸿沈竹礽的著作中,蒋沈自己及注释者,到处可见“非得真师口授,不得其解”一类的语句。自蒋大鸿1620年到现在,难道就没有一个“真师口授”的学徒吗?

 

原文:左行为阳,子丑至戌亥,右行为阴,午已至申未。

李释:阳生于子,甲庚丙壬阳也,顺行而至于亥。阴生于午,乙辛丁癸阴也,逆顺而至于未。知阴阳之顺逆,而后知顺生者为阳,为夫。逆生进为阴,为妇。(下文雌雄二字申言之)

魏释:左行为阳,子丑寅卯辰已午未申酉戌亥。右行为阴,卯寅丑子亥戌酉申未午已辰。五行阴阳其生其旺其墓,各照此顺逆数之。

作者按:二者所释,其意相同,唯魏里许所释逆行,应为午已辰卯寅丑子亥戌酉申未,才可与原文吻合。

 

原文:左为阳,子癸至亥壬。右为阴,午丁至已丙。

姜黄注释:传曰:此师言玄空大五行阴阳交媾之例,如阳在子癸至亥壬,则阴必在午丁至已丙。自子至壬自午至丙路路有阳,路路有阴,以此为例,须人自悟也。非拘定左边为阳右边为阴云。若阴在左边,则阳又在右边矣。亦可云左右,亦可云东西,亦可云前后,亦可云南北,皆不定之位。

作者按:原文是阳生于子,阴生于午是对的。但阳自子癸至亥壬是顺行,符合阳顺的规定。阴自午丁至己丙,仍然是顺行,违背阴逆行的规定。释者不分阴阳顺逆说什么“路路有阳,路路有阴”,更属错误。很显然本原文是纂改前文的。

 

原文:雌与雄,交会合玄空。雄与雌,玄空卦内推。

李释:独阳不生,孤阴不长,故杨公之法,先看雌雄。玄空者,山神水神各有所司,而无形可见,玄空作用,玄之又玄。交会者,以癸会甲,以丁会庚,以乙会丙,以辛会壬,此甲庚丙壬自起干卦也。纳音木,震也,是为甲。纳音金,兑也,是为庚。纳音火,离也,是为丙。纳音水,坎也,是为壬。《天玉经》云:排星仔细看五行看自向卦生阳干四卦之所属,推出龙神,又以龙神之所属推出水神,玄空所以为大卦也。知雄与雌,玄窍相通,而后阴阳万物得。

又言之“共路两神为夫妇,认取真神路”,质言之而曰:“乙丙交而趋戌,辛壬会而聚辰,斗牛纳丁庚之气,金羊收癸甲之灵”。

魏释:天地交而万物生,夫妇交而万物育,此化育之真机,故形法立葬法以求鬼福者,必使天地之气流通无间,辨雌雄之交,明顺逆之运,穴乘生气向得冲和而后可以求福。若徒想像于砂水之中而不得雌雄交会的之和,焉能发富贵旺人丁?故杨公云:雌阴也,雄阳也。山龙水神各有阴阳。阳从左转,阴从右转,始阴龙逆来入首,阳水顺来入首则宜,阴阳相见,气自冲和。夫山水顺右转左转,自其形象而言也。顺行逆行,默运于冲漠之中,目不可得而见,言不可得而喻。二气交感万物化醇,其理玄之又玄,故曰玄空。

姜黄释:雌雄交媾,非有死法故曰玄空也。下二句乃言玄空之义,雌与雄交会合玄空者,乃所用之山向卦爻,阴阳之对待,交会於中五也。雄与雌玄空卦内推者,再将所立之玄空山向交会於中五,看卦爻之阴阳,分其顺逆颠倒流行,故曰玄空卦内推,岂非颠倒之法乎明矣。

作者按:魏释并未说明雌雄交会合玄空的问题,雌雄交会,即随龙水与来龙交会。龙水并论,则龙属阳,水属阴。龙水分论,则各有阴阳。前者是杨公本《葬书·原著》行手地中生气“土生生气,生气生水”,的理论主导,在地表的龙(土)生随龙水,在实践中,观龙察随龙水为夫妇共路两神(龙神和水神)同归于墓库的雌与雄的关系。

姜黄所释为三元“地理”的卦理,说什么山与向的卦爻交会于中五,真是强词夺理。

 

原文:山与水俱要明此理,水与山祸福尽相关。

李释:此理者,交会合玄空之理,夫妇路遇,眷属一家,皆从此理中辨出。但丁癸乙辛则以山为主,而水从之。吉凶祸福则又以水为主,而山从之。故曰:“山无吉凶,以水为吉凶,破旺冲生皆出于水”。

魏释:论山以来龙属何字起长生,论水以水神属何字起长生,一顺一逆须要明三合之理,然岂山是山而水是水,于祸福无相关哉。假如申子辰三宫行龙入首,取水龙坤壬乙三合立向,虽气属一家,使水流坤申,则破长生矣,水流壬子则破旺方矣,其祸其福以为不相关可乎?且所谓三合者,自龙向水口成三合犹鼎足而立之谓也。向自未立则祸福未彰,向一定则祸福随见,所谓吉凶悔吝生乎动者也。可见祸福由我,不由天,今天动得,动不得?

姜黄注释:传曰,山有山之卦气。水有水之卦气,脱不得阴阳交媾之理,山有山之祸福,水有水之祸福,有山祸而水福,有山福而水祸,有山水皆福,有山水皆祸,互相关涉品配为用也。

作者按:李三素公所释“丁癸乙辛则以山为主”,而水从之。是错误的,因为丁癸乙辛就是随龙水。魏里许先生,虽属江西之法,所释不懂杨公古法和杨曾胡新法,而是一种以三合定向法。坤壬乙也不是三合,坤申,壬子,乙辰,双山才可称三合。

姜尧和黄学所释,是不通的,用卦气是无法释意的。

 

原文:明玄空只在五行中,知此法不须寻纳甲。

李释:纳甲起于太阴,乃五行之一端,而非五行本体。纳音即每支之下各有河图,因而各有五行,各有五音,二气五行之理无处不有,其条分缕析,愈详愈密。昔吴克诚明知卦气,见震龙奔腾入巽,垣局精奇,坤申破局,惑不敢下,永诀于乱山。乃知庚丁相配,坤为催官,此即纳音不须寻纳甲之说也

魏释:《易》中一阴一阳之为道,玄空五行以山水别阴阳,以阴阳为雌雄。天道左旋属阳,而生气顺布。地道右旋属阴,而生气逆布,阴得阳朝,地得天而气交。阳用阴应,天得地而气合。故一顺一逆错综交合。如亥龙左行,从甲木生亥而旺卯顺布也。亥龙右行,从乙木生午而旺寅逆布也。至其立向之法,或生龙作旺向,或旺龙作生向,或从本墓作向,谓之三合联珠局,山有山之生旺墓,即“山上龙神不下水,水里龙神不上山”二语注疏。并不用纳甲卦气之说,如兑纳丁,巽纳辛之类。

姜黄注释:下节乃云九星五行大卦之法,只明玄空二字之义,则衰旺生死暸然指掌之间,不须寻乾纳甲,坤纳乙,巽纳辛,艮纳丙,兑纳丁,震纳庚,乾纳壬,坎纳癸之卦例也。

作者按:原文的意思是要明白玄空的道理,只在七十二龙的纳音五行中,只要知道龙水交会合玄空的方法,就不须寻京房纳甲(京房本性李,字君明。公元前77-元前37年)因为京房纳甲是主观决定的五行。

魏里许所释,前为理学文章,后云“甲木生亥而旺卯顺布也,乙木生午而旺寅逆布也”。“乙木生午旺寅”是“乙丙交而趋戌”龙水交会的缝针三合。以甲乙木并论,依阳顺阴逆的规定,乙木应当生卯而旺亥。因此魏是不懂得龙水交会合玄空的道理。

姜黄拉扯到贪狼九星五行,更属外行,三元玄空“地理”是解释不了的。

 

原文:颠颠倒,二十四山有珠宝,倒倒颠,二十四山有火坑。

李释:此专以作用言玄空之妙,东方有金,西方有木,南方有水,北方有火,故曰:“颠颠倒”。又曰:“倒倒颠”。盖先天以正体,则属老五行。后天以致用,则用挨星五行。知此道者,使水从墓库(以下复印本字迹不明)。

魏释:山与水既有左行右行之分,则五行之气分阴分阳而顺逆颠倒矣,阳气顺而生旺之气从子转丑而行。阴气逆而生旺之运从午转已而布。二十四山各有珠宝,但以逆为顺,以顺为逆,则各有火坑。

作者按:魏氏注释不符题,原文是承接上文,明玄空五行的道理说明“颠,颠倒”五行,是珠宝五行。纳甲五行,和其它五行是“倒倒颠”五行,是火坑五行。“以逆为顺,以顺为逆”谓之颠倒,是错误的。

 

原文:颠颠倒,二十四山有珠宝,顺逆行,二十四山有火坑。

姜黄注释:传曰颠颠倒顺逆皆言阴阳交媾之妙,二十四山说明掌土起九宫,星辰类聚群分也。太极分明必有图者,言山龙真穴必有太极晕藏於地中。此晕变化不同,而其理则一。非道眼熟能剖露哉。

作者按:原文是不通的,前句是颠颠倒,后句是顺逆行,与珠宝火坑,不相联系承接,所释也不对原文,用三元玄空“地理”的九星是无法解释的。

二、提到“太极图,是陈希夷(?-989)所创,陈为杨公徒子孙,与蒋大鸿“风水”法,不共一家。陈是五代(907-959)人而蒋是明末(1620)生人。

 

原文金龙,一经、一纬义不同,动不动,直待高人施妙用。

李释:珠宝,火坑,何人辨别,惟认金龙则知之。金龙者,四大水口也。流乙辰,则知其为水。流辛戌,则知其为火。流癸丑,则知其为金。流丁未,则知其为木。入山观水口,而结地之方,纳音,皆可逆。故杨公看雌雄之诀,必先自金龙始,二十四山为经,六十花甲为纬,而生旺休囚系矣。妙用之施,惟待高人而已矣。

作者按:李三素公所释有出入。经是织布的纵线,是骨干,纬是围绕经的横线,是从属,应以七十二龙为经,二十四山向为纬。因为定二十四山向是根据七十二龙来确定的。

 

原文:认金龙,一经一纬义不同,动不动,直待高人施妙用。

魏释:妙用不可胜穷,非高人心口孰能决之。

作者按:认金龙,只需用罗盘就可以认识金龙。什么,“经纬”是认不了的。其原文的意思是,要认识金龙,一经一纬各有含义,似乎是以一经认识,可能金龙是狗?一纬认识,可能是牛?显然原文是不通的。

 

二、考评

根据上述原文及诸家注释“坤壬乙文曲从头出”的原文,其内容是本郭璞《葬书·原著》葬乘生气的主旨,将地球世界的生气,区分为东南西北四方,即坎离震兑四卦,以“土生气,气生水”的生气内在对立面的原理,采取“龙水交会合玄空”的实践方式,科学的乘“行乎地中”的生气,这是杨筠松在赣州授徒传术,晚年在实践中创立的秘传其高徒曾文辿的简要的奥语。

明末蒋大鸿(1620-?)为其所谓三元玄空“地理”,制造理论根据而纂改杨公《青囊奥语》为“坤壬乙巨门从头出”的冒杨公《青囊奥语》,是没有义理的。诚如姜尧注黄学增释所说的是“善后良策”。望读者深思之。以上除李三素公所释的原文外,其它原文无义理,而且前后不相衔接。

 

第二节  中段(自第一义至第十真止)

 

原文:第一义、要识龙身行与止。第二言、来脉明堂不可偏。

第三法、传送功曹不高压,第四奇、明堂十字有玄微,

第五妙、前后青龙两相照,第六秘、八国城门锁正气,

第七奥、要向天心寻十道,第八裁、屈曲流神认去来,

第九神、任他平地与侵云。第十真、若有一缺非真情。

魏释:此篇专言三合,以下因高人妙用而推言之龙之行止。脉脉偏正,左右龙虎,明堂十字,前朝迎后托案两两相照。八国,即八方城门,即水口要关锁周密。天心十道立穴之法,要流神屈曲辨其来去,或平地或侵云,皆用前法,缺一非真。

 

一、原文与注释对照

原文:第一义,要识龙身行与止

姜尧注黄学劼增释:上节言无形之气动不动,此节言有形之质止不止,杨公看雌雄之法,盖有形之质为体、无形之气为用。一体一用,虽有动静之殊,然必体立而后用行,故以龙身行止为第一。经云:形止气蓄,万物化生,即此之谓也,有此一看,然后其余作法可次第而及也。

作者按:龙身行,为气行(生气的运动变化)。龙身止,为气聚,为生气运动变化(阴阳气的斗争)到静止(斗争的统一)。不是说体与用的关系。

 

第二言,来脉明堂不可偏。

姜黄注释:山有山之行与止,水有水之行与止。然后辨其是地非地;再辨其属何卦气,属何生旺,得为不偏,不得即为偏。非坎龙离水之偏与不偏也。

作者按:明堂是群龙会聚之所,虽共一明堂,有若干来脉,来脉是内气,而明堂是外气,因而来脉与明堂偏与不偏,有两种现象,一是坐穴乘气,(定向)是否正对明堂中央。即左右是否基本平衡。二是外气对内气的影响是否生旺,二者都是自然现象,人力不可强求。

 

第三法,传送功曹不高压。

姜黄注释:传送功曹者,乃结穴Z近者而言,是前后左右辅从之别名。不宜高压者,是谓传送功曹宜低不宜高,高则宾客欺主也。

作者按:传送功曹是日家的十二神,搬到风水形法是不适当的,而且传送功曹论方,也只有两方,只可喻左右二方。论前后,前方为朱雀,后方为玄武,玄武宜高,也不忌低,主要以其势与形而定。左右前方均宜高耸,秀丽,没有甚么欺主不欺主的问题。《玉尺经》云:“若尖齐高耸,君子可以求官,低小方园,士庶亦应致富”。

 

第四奇,明堂十字有玄微。

姜黄注释:乃裁穴定向之法,在未立穴以前,先看四面情形,八方来势,次看来山来水合何时之生旺,再看内堂外堂来去止聚之方,如是则知穴宜左宜右,宜前宜后,自有一定不可移易之向矣,其云玄微。诚哉,其玄微也。

作者按:明堂有甚么十字,必须经过测量才可定十字。任何穴场,也只有一个明堂,没有甚么内堂和外堂。据释,说是裁穴定向之法。是生旺则生旺,是休囚则休囚,不会有何时生旺与否。裁穴定向,主要是以龙水交会合玄空而乘生气为主,吞吐浮沉左右,是以势、形和方而定。《葬书·原著》云:“势为难,形次之,方又次之”。

 

 

第五妙,前后青龙两相照。

姜黄注释:细看前后左右龙虎案托,左为青龙,右为白虎、前为案,后为托,环抱开面,相向有情为照,两相照者,八方相照,有情者也。

作者按:原文完全是错误的,所谓四象是前朱雀,后玄武,左青龙,右白虎。没有甚么前后是青龙的说法。前案后托的形法称谓,也是不符合《葬书·原著》的称谓。

 

第六神,八国城门锁正气。

姜黄注释:城门二字Z难拘得,水有水之城门,山有山之城门。水之城门,有三义,以三义为城门。无三义,以水之照穴有情处为城门。亦有去口为城门,总以有权有力处为是。山之城门,以入首束气处为城门。或以过峡起顶处为城门。亦有以某处为来脉,即以某处为城门。平原平洋以界气为城门。或以低田界水止处为城门。锁正气者,看准城门正气,以测生旺而定吉凶,锁定在何方也。

作者按:城门何其多也,撰者和注释者自己以及蒋大鸿“大儒”也弄不清楚什么是城门。在《葬书·原著》说的是乘生气,即使是任何风水书,也没有发现什么正气、邪气或者是歪气的名称,就是有正气,正气也不可能锁住,而放掉邪气去。实在是太“秘”了。

 

第七奥,要向天心寻十道。

姜黄注释:天心十道,是用法之至美者也。上文十道从形迹上看,此节以体用合宜,山水兼得便为十道。十道即天卦之十道也。非地卦之十道也。地卦十道一九,二八,三七,四六,人人知之。何以云奥?杨公于此节发明要向天心寻者,真所谓披肝露胆之说,阴阳相见之妙诀,苟能会得其理,十道自然有处可寻矣。

作者按:上文说的是所谓“明堂十字”,并没有什么“十道”。风水在南宋后明代前有天心之名,如“水破天心”,却无十道之称。所谓“十道”,是三元“地理”配卦合十。其实其内外卦所数都是合十,即都是十道,也不必去寻。在《沈氏玄空学》中,有释义天心是中五的,在中五宫寻十道、就必须寻多次,也不一定能寻到“合十”。

 

第八裁,屈曲流神认去来。

姜黄注释:屈曲流神者,乃言水流之形势。认去来者,其旨於认水之来去属何卦论吉凶。隐然有玄空大卦之秘诀,必宜面授方能推得。如吉宜裁之,若弊履朽不能裁取乎。

作者按:在三元“地理”,不必认流神之去来,在形势方面只要后有山,前有水,即是好穴场,由此可证,原文是江西之法地理在《青囊奥语》中增撰的,姜黄没法园其说。其注释只好搬弄“玄空大卦之秘诀,必宜面授方能推得”。

 

第九神,任他平地与侵云。

姜黄注释:神者,神而明之意,任他平地与侵云者,即高山平洋其用则一,言既明龙穴砂水之形态,用玄空大卦之法,不论山地平洋,均一法岂有二门哉。

作者按:原文欠妥,莫说平地与侵云,即使垅龙与支龙都有严格的区别。

 

第十真,若有一缺非真情。

姜黄注释:十真者,龙、穴、砂、水、鬼、曜、朝对,处处环抱朝拱,更兼山得山之用法,水得水之用法。此节谓十真或体好而用不能全合,或用得而少有偏侧反跳之形局,总谓之缺。以上十节须以龙真穴正为要。龙果真穴果正,止自有止,行自有行,自有明堂,自有功曹自有传送,自有十字,自有城门,左右自然照应,流神自然屈曲如龙穴,一有不真,外面空有万重山,即此谓也。

作者按:任何穴场,都不是十全十美。非但不是一缺,而且是多缺,就是王者之葬,也非一缺。

 

二、考评

上述十要,全部是说形法,除第一义说的“要识龙身行与止”外,其余部不符合风水乘生气的形法要求。而且原文构词空洞,未曾说明具体的形法。尤以其中的所谓八国城门锁“正气”,违背了“龙水交会合玄空”的要领,只能有一个城门(水口),有二个城门即不可以点穴(选址)。在风水史上根本没有什么“正气”的称谓或术语,“前后青龙两相照”对风水的青龙白虎毫无认识。

 

第三节    末段(自明倒杖至又见郭璞再出现为止)

 

一、原文与注释文对照

原文:明倒杖,卦坐阴阳何必想。识掌模,太极分明必有图。

魏释:倒杖之法,先论落脉阴阳球界合等诀,见《一粒粟》。乃杨公心诀,不用卦气,故曰势为上,形次之,方位又次之。结穴处,必有太极图,晕球是也。如掌心模脉。

作者按:倒杖,大概是指冒杨公的《十二倒杖法》,其中只有“顺杖”才可以乘生气,其它十一杖都不宜乘生气。太极图是陈希夷创造的。结穴处,没有什么太极图和晕球。原文也不能说明什么问题。

 

原文:知化气,生克制化要熟记。识五星,方园尖秀要分明。

魏释:气行土中无形难知,以生克而知之,即癸坎腾腾入亥乾,丙向夹蛇扦。此生之义也,其他分金度纬皆有生气,注气入池皆是制化,须熟记胸中为作用之妙。

姜黄释:传曰生旺之气为生,衰败之气为克,扶生旺之气,胜衰败之气,是谓制化。此一节兼平地而言五星,即木直、金圆、土方、水曲、火尖之五星。要分明者,要说五星之正变之象,勿与木非木,金非金之类也。

作者按:日家干支五行有化气,风水不讲化气。论生克制化的是玄学“风水”。峰峦论形体的五星,如上述,木直,金园……等。也不是杨公风水术。

 

原文:晓高低,星峰须辨得玄微,鬼与曜,生死去来真要妙。

魏释:形势星峰亦有五行生克,须辨得明白。鬼龙曜星结穴,生而来者可作。死而去者非真。以水言亦有鬼曜生死来去。放水合生旺则吉,休囚则否,此穴前放水之诀。

姜黄注释:是峰在旺方,言宜高则吉,衰方宜低是杨曾之真诀。须高处,得处之五行,宜低处,得低处之五行。玄微者,各得其宜也。下节所论,皆山龙形体,不须另言鬼曜之生死去来,是辨龙穴之要著也。谓龙之转结者,背后必有鬼。有穴星如许长,而鬼亦许长者。俗眼难辨,有反在鬼上求穴者,不知穴星是来脉为生,鬼身是去脉为死,宜察其来去,则真伪立辨矣。虽龙左右龙虎,都生曜气,向外反张,有似乎砂之飞走者,此真气有余,直冲上前,而余气带转,如人当风振臂,衣袖飘扬,反向后也。在真龙正穴,则为曜气。如无穴之地,则为砂飞。此是辨在龙穴而不在砂也。

作者按:原文叙说不明,释者也弄不清,如“鬼龙曜星”是什么?何谓生?何谓死?不是那么简单的形法。

 

原文:向放水,生旺有吉休囚否。

魏释:放水合生旺则吉,休囚则否,此穴前放水之诀。

姜黄注释曰:向中放水,世人莫不以来水特朝为至吉,去水元辰走汇为至凶。殊不知向上之水不论去来,若合生旺则来固吉,去亦吉。若逢休囚,则去固凶,来亦凶。杨公因向上之水,关系尤聚,其说Z能误人,故特辨之。故云吉凶细心寻。

作者按:放生旺水就是破旺冲生,主凶。

 

原文:二十四山分五行,知得荣枯死与生。翻天倒地对不同,其中秘密在玄空。

魏释:翻天倒地二句,言用三合或阴或阳收生旺也,但不合法,则不得已用小玄空生克论之矣。

姜黄注释:玄空大卦之妙,只“翻天倒地对不同”七字。二十四山既分定五行,则何山顺推逆摸九星,即知生死荣枯各有一定矣。

作者按:此原文难以理解,以“二十四山分五行”论,为江西之法。福建之法,是不论二十四山五行的。但是二十四山分五行是不可能知道“荣枯死与生”的。“翻天倒地对不同”当然是指前面的“分五行”和“知得荣枯死与生”。为什么呢?其中秘密在“玄空”。杨益(筠松)风水法是“龙水交会合玄空”,三元“地理”也叫“三元玄空”。释者,前言“玄空大卦之妙”,而后论“二十四山分五行”之应验,在顺逆挨贪狼九星。又为福建之法和江西之法的贪狼九星法。总之是原文不道,而释者自作聪明而园其说。

 

原文:论龙立穴要分明,在人仔细辨天心。天心既辨穴何难,但把向中放水看。

姜黄注释:论龙立穴既得分明,宜辨得天心活用之机,则论龙立穴何难哉?穴中正气已定。而挠其权者,在向上所放之水,何位吉凶可明矣。

作者按:论龙立穴,主要对内气,是察来龙的势与形。对外气,是察审明堂的朝应峰和朝应水,是否“龙水交会合玄空”。据三元“地理”术者注释所谓“天心”是卦倒的中五宫,这是纸上谈兵。与认龙立穴无关。可见此般原文是三元“地理”术者撰的。

 

原文:从外生入名为进,定知财宝积如山。从内生出名为退,家内钱财皆废尽。

姜黄注释:从外生入,从内生入,此言穴中所向之气也。我居于衰败,而受外来生旺之气,所谓从外生入,则定知财宝积如山矣。我居于生旺,而受外来衰败之气,似乎我反生之,故云,从内生出,则家内钱财尽败矣。

作者按:从外生入,从内生出,是所谓进退神水法,是以二十四山正五行,互论生克的江西之法的一种玄学风水术。释者为三元“地理”,根本无法入门。

 

原文:生入克入名为旺,子孙高官尽富贵。一生一克成生旺,荣华福禄万年昌。

姜黄注释:生入克入者,言穴中所向之气。穴中既有生入之气,而水又在衰败之方,则水来克我,适所以生我也。内外之气一生一克。皆成生旺两美相合,则诸福骈臻矣。所以高官富贵,有异于常也。此其中正有对不同者,存矣。旧注所云小玄空,水生向克向为进神,向生水克水为退神,非是。岂有《青囊经》有两玄空五行耶哉。 

作者按:生入,即从外生入。克入即从外克入,论五行生克存在的。一生一克是不可能只有生入生出,克入克出,没有什么一生一克的客观情况。可见撰原文者是信口开河。

 

原文:脉息生旺要知因,龙竭脉寒灾祸侵,纵有他山来救助,空劳禄马护龙行。

魏释:前论形势方位备矣,苟不知入首脉息之兴衰,亦徒然也。脉者,来脉。息者,气息,亦兼方位言。如来脉活动之玄为生,直硬为死。气息亦足为生,低陷为死。脉息既弱,纵有禄马贵砂,徒劳护卫。

姜黄注释:此节言总一篇之意,言先寻龙脉,以定穴之有无,次论九星,以辨气之吉凶也。此一节先言形体,而脉生旺为重,而龙竭脉寒则凶。纵有外砂之夹护为轻。故云,不知此气,则趋非所趋。避,非所避。空用禄马贵人,有何益哉。

作者按:撰原文者,非但不了解风水术语,根本就不懂杨救贫科学风水。所谓龙脉的脉是喻山脉的分布,如同脉络,不是中医说的心脏跳动的脉。龙竭,就是龙暂时停止奔腾的处所,是龙的内在生气对立斗争统一的地方,即是“龙尽气钟”之处,正是良好的穴场。

释者认为先寻龙后点穴,也是千百年来的错误。只有首先预点穴场,然后寻龙证穴,才是通过风水实践的唯一程序。

 

二、考评

上述,明倒杖,识掌模,知化气,识五星,晓高低,鬼与曜,向放水……原文,毫无义理,信口开河,没有风水知识,如“明倒杖,卦生阴阳何必想”冒杨公《十二倒杖》,根本就不是单说的“卦分阴阳”的问题,主要说的是根据势与形,来决定所谓十二倒杖法。说五星,是讲峰峦的形体,不是说“方圆尖秀”的景观问题。晓高低,也不是决定于星峰,主要是决定于穴场与水口,以及朝应的上堂水。鬼与曜,在风水领域都是说“凶”的一类,鬼即曜,曜即鬼,有什么生与死问题,怎样才称为生与死?……总而言之,撰原文者,是不懂风水的,释者更是据原文而捕风捉影。

第三章   总评

 

纵观全文,可作下列的评定:

所谓“奥语”,顾名思义,是奥秘的几句话。除《祖传本》只有137字外,其它诸种版本都增撰了三百余字,共四百六十余字。这就不是奥语,而是奥文了。

 

第一节  从文意方面来说

 

写文章是有主题的,《青囊奥语》是中国风水Z高理论主导——郭璞《葬书·原著》乘生气的实施纲领。无容置疑,《青囊奥语》的主题就是乘生气。脱离了这个主题的文章和语句,就不是杨筠松撰的《青囊奥语》了。

一、首四句的肯定:

“坤壬乙文曲从头出”的四句,是分局,即分方位乘“行乎地中”的生气。而“坤壬乙巨门从头出”的四句,是说贪狼九星卦例。文曲、巨门,都是贪狼九星,前者是乘生气的分局,为水局。四句是分为水、火、金、木四局。而后者是自以为是北斗的七星的临(泊)向(宫),是不可能的事情。其文意是捏造的,毫无义理。对这四句的释意,自己已不打自招是“补救之道,善后之良策也”。因而可以肯定,“坤壬乙巨门从头出”者,绝非杨公所撰,而是三元“地理”者所捏改的。

二、中段的评定

中段,是指《祖传本》。除首四句外的其余部份的文句,即至“金龙、一经、一纬义不同,直待高人施妙用”,为止的文句。

《祖传本》“左行为阳,右行为阴”,是说明阴阳消长的规律,说明乘生气,步量龙水交会,生旺循环长生十二宫的次序。而其它版本是“左为阳,右为阴”,是毫无义理的,是限定四象方位左右二方,即龙虎二方的阳和阴。

众所周知,无论任何方位,都不是纯阳纯阴。都有它一定的阴阳。显然是毫无义理的。

再以《祖传本》的“颠,颠倒和倒倒颠”。与其它版本的“颠颠倒和逆顺行”,而言,《祖传本》的“颠,颠倒”,是指七十二龙纳音五行。所谓“颠倒五行”,是指方位五行,由于方位五行,固定了各个方位的五行属性,不符合客观存在的“任何方位,都存在着五行,即都有金木水火土。五行,东方不都是木,也有金水火土。因而方位五行是颠倒的五行。“颠,颠倒”是把颠倒的方位五行,“颠”回客观存在的五行来,所以在十二支之下,配上七十二龙五行,称为“颠,颠倒”五行。“倒倒,颠”,是把“颠,颠倒”五行,再“倒倒,颠回方位五行去”。

其它版本的“颠颠倒”与“逆顺行”“顺逆行”,是无义理的,二者不相承接。“逆顺行”与“顺逆行”,都是指逆行。以自左至右为顺,则自右至左为逆,顺行,同时,也是“顺,逆行”。其中包含着方位的含义。而“颠颠倒”,就是泛指一切事物的正反面而言,而不限定方位了。因而上下文不相承接。更不可以承接上文的龙水交会和山与水的关系。一句话,不是专指风水的范畴。

尤以结尾二句,《祖传本》为“金龙、一经、一纬义不同,动不动,直待高人施妙用”。而其它版本为,认金龙,一经,一纬义不同,直待高人施妙用。前者,是《青囊奥语》的总结,就是说,《青囊奥语》是郭璞《葬书·原著》的实践纲领,是实施《葬书》乘生气的方法,是以七十二龙,龙生水的龙水交会合玄空的总诀。即是以金龙(水口)、一经(七十二龙)、一纬(二十四山向)三者的含义,相互的关系来乘生气。是良是莠,是吉是凶,直等待会运用这三者的关系的高人来妙用。

后者的含义是甚么呢?是认金龙的方法,分为一经的认识法和一纬的认识法,二者是不相同的,这就说了几个问题:

一、首四句说的是九星卦例,而结尾说的是“认识金龙”,就表明了九星卦例的妙用,在于认金龙。前后文不相承接。

二、如何认金龙呢?一经一纬义不同了。从“经”来认金龙,可能是狗?从纬来认,可能是猫?这显然是狗屁不通。

三元“地理”家姜黄的注释:是乾,乾属金,乾为龙,故称金龙。这可能是从“一经”方面来认识金龙的?可是《周易·说卦传》明明白白说:“乾为马,坤为牛,震为龙……”。这是否从“一纬”方面来认识金龙呢?这仍然是不通的狗屁。因此,也可以肯定,除《祖传本》为杨公所撰《青囊奥语》外,其它版本决非杨公所撰。

 

第二节   从文章的结构来说

 

中国风水术,名为方术,即是以方定性,以事物的生旺衰败定吉凶。中国风水界以及古今中外社会人士,都公认东晋郭璞(276-324)为中国风水鼻祖,郭璞《葬书·原著》为中国风水Z高理论主导。《青囊奥语》就是中国风水宗师杨筠松(840-910)秘授曾文辿的《葬书·原著》乘生气的实践纲领。

《祖传本》的开章四句,就是以坎离震兑四方,分水、火、金、木四局,本《葬书·原著》主旨乘生气。继则分阴阳,定雌雄,以五土四备的龙,和“土生气,气生水”的随龙水,龙水交会,山与水对,为乘生气,论吉凶的方法。Z后是总结,观水口(金龙),格龙乘气(用七十二龙)消纳定向(二十四山向),乘生气的良莠吉凶,有赖高人运用之妙。

杨筠松撰《青囊奥语》仅短短的一百三十七字,包罗了《葬书·原著》总个内容实践方法。文句精简,结构有章。其它版本的所谓《青囊奥语》,非但风、马、牛不相及,杂乱无章,连文句也不通,阅者不知撰者所意,因而可认为决非杨筠松所撰。 


本文网址:http://www.deyige.net/news/461.html

关键词:

上一篇:青 囊 奥 语——白话
下一篇:青囊经

Z近浏览:

相关产品:

相关新闻:

地址:山东省淄博市淄川区通济街 联系方式:18678237063 微信号:Liye18678237063 邮箱:2311207025@qq.com

copyright © 2019-2020 all rights teserved

热推产品  |  主营区域: 江苏 吴中 太仓 常熟 昆山 吴江 天津 武汉 上海 北京
  • 在线客服
  • 联系电话
    18678237063
  • 在线留言
  • 微信
  • 在线咨询
    欢迎给我们留言
    请在此输入留言内容,我们会尽快与您联系。
    姓名
    联系人
    电话
    座机/手机号码
    邮箱
    邮箱
    地址
    地址